<small id="1wtwe"><code id="1wtwe"></code></small><strong id="1wtwe"></strong>
    <span id="1wtwe"><sup id="1wtwe"></sup></span>

      <legend id="1wtwe"><li id="1wtwe"></li></legend>

      1. <optgroup id="1wtwe"><li id="1wtwe"><source id="1wtwe"></source></li></optgroup>
        <span id="1wtwe"><sup id="1wtwe"></sup></span>

        <ol id="1wtwe"><output id="1wtwe"></output></ol>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雙招雙引

          把脈威海藍色經濟發展,看看“智囊團”開出什么藥方

          文章來源:Hi威海城市客戶端
          發布日期:2019-08-02 08:17
          瀏覽次數:
          字號:[ ]

            集中“會診”,準確“把脈”。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上,院士們開出了一道道“藍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良方”,隨著思想“火花”在“頭腦風暴”中迸發,澎湃的思潮讓各種發展機遇成為了涌動的活力。

           
            中國工程院原常務副院長、院士潘云鶴——

           
            “智能化”創出海洋經濟新未來
           
            院士名片:從事人工智能、計算機圖形學、CAD和工業設計研究,創新性提出數據海、人工智能2.0等概念,是中國智能CAD和計算機美術領域開拓者之一。
           
            “時隔11年再度來威海,印象有‘一變、一不變’——變的,是日新月異的城市;不變的,是清澈依舊的大海。”潘云鶴說,從海水的清澈程度,就能看得出威海在產業結構調整方面做出的長期努力。
           
            現有海洋公共服務、企業研發平臺40余個,涉海產學研合作項目突破2000個,威海在海洋科研領域結出累累碩果。如何進一步調整海洋產業結構,向更高層次發展?立足自身領域,潘云鶴給出的答案是: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
           
            潘云鶴說,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可以從三方面著手——實施涉海行業智能化改造,如加快推廣海洋傳感器、實施造船行業智能化轉型升級等;實施智能化區域經濟管理,通過大數據推演產業鏈發展目標,針對性彌補短板,推動海洋產業鏈有序發展;注重加強科研投入,以此帶動產業科技水平提高,助力整個地區智能化水平發展,形成海洋經濟發展新活力。
           
            “以行業智能化改造為例,十年到二十年內,整個造船業可能在智能制造方面有一個巨大的變革,由制造一般游輪、貨船等向制造自主智能船舶轉型。能在智能化改造上迅速邁出這一步的城市和船廠,我相信未來會不一樣。”潘云鶴說。
           
            這次加入顧問團,潘云鶴對威海海洋經濟發展情況也有更加深入的了解。他為威海整個城市發展指出了明晰的方向:把智能經濟、精致城市、智慧海洋三個領域結合在一起,形成精彩的智能海洋城市格局。他相信通過有關部門的調研規劃、統籌推進,威海可以成為一個著名的海洋城市,在更廣闊的舞臺脫穎而出。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院士唐啟升——

           
            用綠色發展為水產養殖“正名”
           
            院士名片:從事海洋生物資源開發與可持續利用以及發展戰略研究,為中國漁業科學與海洋科學多學科交叉和生態系統水平海洋管理基礎研究進入世界先進行列作出突出貢獻。
           
            “我對威海的情感比現場參會的各位更特殊一點。”唐啟升用這句話,作為他整場發言的開場白。
           
            談起與威海的“情緣”,唐啟升說,“今年是我獨立從事科研工作的第50年,而我的第一個科研實施點就是在威海。”
           
            從1970年開始,直到1980年,這11年里,在唐啟升的科研“版圖”上,每年的3月1日之前,必定是留給威海的。“就是為了一條青魚,這11年里,也促成了我對黃海青魚動態的研究成果。”
           
            了解唐啟升的人都知道,近年來,他有一項工作在持續開展——為水產養殖“正名”。說起水產養殖,不少人會想到“污染”二字。唐啟升卻拿出了一堆科學數據,十分篤定地說,投放餌料才會造成養殖污染,但在全國海水養殖中,占總產量83%的貝藻類養殖根本不需要投餌,只有占產量15%的蝦類、魚類養殖需要投餌。實際上,在全部海洋污染物來源中,水產養殖占比不超過3.5%。
           
            唐啟升還拿出了威海的實例作為佐證。榮成桑溝灣占地100多平方公里的養殖區已經從事水產養殖業30多年,現在的水質經檢測屬于一類水質。他說:“桑溝灣先后有33個國家300多人次來考察過多營養層次綜合養殖,這其中有19個是發達國家,試想我們在產業化方面不先進,他們會來看嗎?”
           
            唐啟升說,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為水產養殖“正名”,因為貝藻養殖具有顯著的碳匯效應,海水、淡水養殖每年總共能減排二氧化碳達300多萬噸,還大量使用水體中的氮、磷等營養物質。中國特色的水產養殖不僅有重要的食物供給功能,還具有顯著的生態服務及文化服務功能。
           
            今年,在工程院原院長徐匡迪支持下,唐啟升和院士專家們又提出《關于促進水產養殖業綠色發展的建議》,提出讓養殖區保持合理的養殖密度、鼓勵發展符合不同水域生態系統特點的養殖生產新模式、鼓勵深水網箱發展等綠色低碳的“碳匯漁業”發展新理念。
           
            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院士李家彪——

           
            把“藍色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底地質科學與海底探測工程技術研究,在我國大陸架劃界工程和國際海底硫化物圈礦工程中作出重要貢獻。
           
            “這是我第一次到威海,印象最深的就是碧海藍天。生態是城市發展的基礎,威海清潔美麗的生態環境尤為可貴。”和其他參會嘉賓不同,李家彪提前半日到威海,并到劉公島等地考察。
           
            在李家彪眼中,威海水域、生態環境優勢明顯。“這是一座城市的閃亮名片。要一如既往把做好生態強市當作發展核心,通過政府強有力的規劃和保護,將一些有特色、自然性的優勢保留下來,借舉辦高端會展宣傳推介城市正面形象,充分開發‘生態紅利’。”
           
            李家彪認為,在通過會展推介城市方面,威海已經做得很不錯。下一步,可以有意識地引進一些國際重要會議。他說,2020年,第七屆國際大陸架區域研討會將在我國召開,該會議此前曾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召開。威海風光秀美,可以在明年5月份嘗試爭取。通過引進會議,能讓更多國內外相關人士推介威海,正面宣傳城市形象。
           
            此外,李家彪還就如何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發展中高端產業鏈提出建議。他表示,許多城市都在致力于把資源型優勢轉化為高科技優勢。開發利用資源方面,既要加強對科技型企業的招商引資,也要培育本地企業科技創新能力,共同開發威海自然資源,發展特色的高端產業。
           
            李家彪指出,特色高端產業不斷集聚后,將形成產業集群。這種合作集團化的現象會避免企業過度競爭、開發低端產品,反而會共同發力中高端產品的研發。他提到,威海現有涉海企業數量足夠形成細分領域集群,比如可以開發海洋科考或高端游艇等相對空白領域,從而完善加強現有海洋產業鏈,助力威海海洋產業再上新臺階。
           
            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702研究所院士吳有生——

           
            船舶產業要從注重造外殼轉向造“內臟”
           
            院士名片:致力于船舶與海洋工程流固耦合動力學領域的研究,在船舶與海洋結構的研制及安全性評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后,吳有生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標簽——顧問團成員。
           
            “成為顧問團成員,其實也不是我的個人行為,背后是有一個群體在支持。”問及威海海洋經濟發展這一大命題時,吳有生說,院士都是有團隊性的,是一大批人在從事這個行業的工作,每個人都發揮了他自己應有的能力,才能形成一個不斷增長的科研成果和實訓。
           
            吳有生表示,對威海來說,目前海洋經濟發展到了什么階段、哪些方面值得關注、需要加以支持等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根據實際需求,隨著加深聯系,進一步了解情況,才可以“量身訂制”出方案。不過,無論需求是什么,都需要在發揮自身優勢的前提下,將國家迫切需要、有發展前景的領域,作為重點突破方向。“先機面前,誰先搶抓,誰就掌握了主動權,就可以為國家的發展作出貢獻。這個‘誰’,可以是像威海一樣的城市。”
           
            吳有生認為,眼下應該對船舶產業進行結構調整,從注重造外殼轉向注重造“內臟”“神經系統”,關注“大腦轉變”。要提高效率,增加智能化程度、數字化程度,發展船舶裝備技術鏈、生產鏈上缺失的那些高端環節。
           
            “智能船有一系列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各種參量的感知、傳感系統,這樣才可能進行智能控制。感知、控制和操控決策是智能船的三大環節,在我國現有的產業鏈中,恰恰缺少的就是感知期間、控制期間。這個領域在國內是短板,不僅受別人制約,而且附加值很高。所以,要將眼光放遠一點,研發下一代產品。”吳有生說。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院士周守為——

           
            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洋油氣開發技術裝備研究工作,其主導參與的一系列科研項目,使海上油田工程建設工期縮短四分之一左右。
           
            受聘為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員,周守為給威海帶來了一份特殊的“伴手禮”。
           
            “我在大會前一天來到威海,提前作了考察,想提一些探索性建議——與青島海洋工程產業合作,打破發展造船等常規海洋工程的發展思路,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周守為說。
           
            據介紹,目前在國內乃至世界,大部分中低端的造船工業產能過剩已是通病,而高端海洋工程發展前景依然良好。“據我了解,威海要在海溝處打造一個國家淺海綜合試驗場,和綜合試驗場相關的配套,就是海洋裝備的檢測檢驗。有檢測,就可以延伸到各類裝備的標準制定,這些就可以稱之為特色海洋產業。”周守為說。
           
            周守為指出,發展高端海洋產業,如果威海要重新建立一大套海洋工程體系,需要高額人力、時間成本。但卻可以借力體系較為成熟的青島市海洋工程。
           
            “當初選擇青島,是考慮到該市有整個山東為其提供配套工業,現在威海同樣如此。”周守為說,威海背靠山東,比青島更向外海,同時,有比較好的工業基礎,有合作的前提。海洋工程經長期建設后,和造船廠一樣,基本沒有污染,能實現可持續發展,也契合威海“精致城市·幸福威海”的發展藍圖。
           
            此外,周守為提出,威海背靠渤海這塊國內最大的海上石油生產基地,該基地對海洋工程有很大需求。威海可嘗試吸引海運聚集,依托油田發展海洋經濟。
           
            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院士張偲——

           
            劍指東北亞“濱海明珠”
           
            院士名片:主要研究“熱帶海洋微生物多樣性的時空分布特征及其功能”關鍵生態工程科技問題等,是我國第一個海洋微生物973項目的首席科學家。
           
            “距離我上次來威海,已經有5年時間。這次又看到了威海在海洋產業領域取得新的進步,令人振奮。”張偲說,威海發展現代化海洋經濟,是有天然優勢的。
           
            張偲認為,威海在臨港裝備、海洋健康食品、海洋服務等領域產業規模較大,發展態勢良好。站在現有產業基礎上,可以制定一個更高的使命定位。目前,國內有上海、深圳兩個城市是國家發改委審批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威海可以將之作為發展目標。
           
            “目標高遠,也要腳踏實地。”張偲開出了四道“藥方”——舉辦國際海洋高端論壇,向更多區域展示威海名片;以人才基金引才留才,建立重量級人才基地,提高城市主要競爭力;舉辦一所國際化海洋大學,為人才培育積累后備力量;要有自己的國際化海洋創新鏈,發展自己的海洋科學,直到有能力突破“卡脖子”技術、顛覆性技術,對國內乃至國際才更有吸引力。
           
            此外,張偲認為,在發展濱海旅游業方面,威海也可以圍繞“國際化”做文章,如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的東北亞線路活動,成為東北亞“濱海明珠”。
           
            “威海正對日韓,區位優勢明顯,有利于發展國際化旅游。”張偲說,可以立足現狀,給游客一些特色優惠政策,如向國家申請短期東北亞自由行免簽,吸引更多游客將威海作為旅游目的地或中轉站,以國際化旅游帶動城市經濟發展。隨著國際化旅游產業逐漸繁榮,威海的游輪產業也將得到帶動。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書記趙憲勇——

           
            以創新貫通漁業三產全鏈條
           
            “有個說法,‘中國漁業看山東,山東漁業看威海’。”趙憲勇說,20多年前開始,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就在漁業調查、海水養殖相關產業、科研等方面和威海開啟了密切聯系,也受到很多科研啟發。
           
            “比如傳統捕撈業的轉型升級,深入開發海洋資源,都非常符合威海市的發展方向。”談及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趙憲勇表示,威海是國家“十三五”海洋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城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都有能力形成未來在陸地上進行加工的一二三產全貫通、全鏈條的新興產業。“一旦發展起來,將提升威海整個傳統捕撈業的發展水平,推動新興產業發展。”
           
            威海應該如何充分開發南極磷蝦漁業?趙憲勇也有自己的“金點子”。
           
            相關部門曾在全國范圍內征集相關企業對從事南極磷蝦漁業的意愿、意向申報,威海有3家企業獲批,占了全國獲批量一半。這不僅是一個產業問題,也是南極地區豐富資源的利用問題。
           
            此外,趙憲勇還建議威海可以嘗試形成一個創新團隊,采用創新的運作方式、共同運作,實現更低的運營成本和相關部門間更有效的溝通銜接。
           
            華東理工大學教授張元興——

           
            “科技創新”驅動產業發展
           
            張元興也是威海的“老朋友”。近三個月,他不僅先后來威海三次,還曾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評審中,以專家組組長的身份為威海投出了寶貴的一票。
           
            “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中期考核評估中,威海最終評分位居第一,是七個城市里唯一的‘優秀’。”但話鋒一轉,張元興認為威海海洋經濟也有需要補齊的短板。就產業發展而言,要加強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不僅要拉長現有產業鏈,也要嘗試與更多產業鏈產生聯系,試著與大健康產業、工業等領域發生“化學反應”,把“藍色產業鏈條”延伸到更現代化、更先進的層面。
           
            在張元興看來,海洋經濟要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尤為重要。他建議,政府部門可以推動企業成立研發中心,培養自主研發力量。還應向江蘇南通這類第一批海洋創新城市學習,多引進高精尖技術、開發海洋工程裝備等精品項目。
           
            張元興對未來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信心十足,他還希望在威海做一個有關“海水養殖魚類防疫”的品牌,采用國際先進技術,將把自己的知識投入到威海海洋經濟產業建設中,致力威海在全國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建設中始終保持領先位置。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辛福言——

           
            “深遠海養殖”或成發展趨勢
           
            “威海是我的家鄉,此次受聘為顧問,我愿作為威海和黃研所的‘橋梁’,聯系推動相關科學家和企業合作。”發言中,辛福言用一口鄉音表示,能夠為家鄉的海洋經濟發展出謀劃策,他將不遺余力。
           
            “威海三面環海,是名副其實的海洋資源大市。而我們近年來和威海的合作,則可以助力威海‘由大到強’。”辛福言說。
           
            近年來,威海和黃研所聯系密切,從生態養殖、精細加工,到水產品質量安全等一系列工作,都開展得有聲有色。在桑溝灣開展的遠海養殖項目,是雙方最近合作的“重頭戲”。
           
            目前,威海市共有7處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桑溝灣就是其中一處。桑溝灣海洋牧場主要以近海養殖為主,該區域同時具備較深水域,適合發展深遠海養殖。
           
            “我們和桑溝灣的合作,正式推動了由‘近海養殖’向‘深遠海養殖’的轉型。”辛福言說,該所在桑溝灣主要開展的是在遠海的“多營養層次的健康養殖”,如下層養海參、鮑魚,上層養海藻,相較近海養殖,幼魚成熟速度快。這種立體養殖結構在桑溝灣實驗成熟后,威海可以逐漸往外延伸,推廣深遠海養殖。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方建光——

           
            打好養殖、生態、科研三張“優勢牌”
           
            “我們研究所和榮成市長期合作,和威海的感情非常深厚。”帶著這份“情誼”,方建光說,如果有需要,他的團隊可以為威海生態養殖提供技術支撐。
           
            針對當下海洋環境治理及海水養殖方面存在的問題,方建光指出,由于成本太高、從事海水養殖產業的人越來越少,行業內部正在提倡實行標準化生態養殖,即在基于容量的基礎上,探討最適合的養殖產品、數量和模式,為產業下一步的機械化、自動化做準備。
           
            威海岸線多樣性也體現出這里擁有豐富的物種和良好的生態。在方建光的眼中,這些都是威海發展的寶貴資源和動力,特別是威海沿海星羅棋布的海草房。“我們研發了海草栽植技術,海草的成活率達百分之百。目前,種植的海草面積已有三千多畝,我們非常愿意與威海在此方面開展進一步的合作,進一步恢復良好的生態環境。”
           
            威海發展海洋經濟,不僅要借力,還要“借腦”,具體應該如何操作呢?方建光拋出了“錦囊妙計”。他認為,威海的優勢在海洋,可以繼續加大高水平院校的建設、引進和合作力度,爭取在威海建立國際海洋科學研究中心,利用科技創新驅動,助力威海更加充分地開發海洋、利用海洋。(Hi威海客戶端記者 楊彩明 初佳倫 實習記者 徐子惠/文 孫大偉 劉志鵬/圖)

          集中“會診”,準確“把脈”。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上,院士們開出了一道道“藍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良方”,隨著思想“火花”在“頭腦風暴”中迸發,澎湃的思潮讓各種發展機遇成為了涌動的活力。

           
            中國工程院原常務副院長、院士潘云鶴——

           
            “智能化”創出海洋經濟新未來
           
            院士名片:從事人工智能、計算機圖形學、CAD和工業設計研究,創新性提出數據海、人工智能2.0等概念,是中國智能CAD和計算機美術領域開拓者之一。
           
            “時隔11年再度來威海,印象有‘一變、一不變’——變的,是日新月異的城市;不變的,是清澈依舊的大海。”潘云鶴說,從海水的清澈程度,就能看得出威海在產業結構調整方面做出的長期努力。
           
            現有海洋公共服務、企業研發平臺40余個,涉海產學研合作項目突破2000個,威海在海洋科研領域結出累累碩果。如何進一步調整海洋產業結構,向更高層次發展?立足自身領域,潘云鶴給出的答案是: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
           
            潘云鶴說,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可以從三方面著手——實施涉海行業智能化改造,如加快推廣海洋傳感器、實施造船行業智能化轉型升級等;實施智能化區域經濟管理,通過大數據推演產業鏈發展目標,針對性彌補短板,推動海洋產業鏈有序發展;注重加強科研投入,以此帶動產業科技水平提高,助力整個地區智能化水平發展,形成海洋經濟發展新活力。
           
            “以行業智能化改造為例,十年到二十年內,整個造船業可能在智能制造方面有一個巨大的變革,由制造一般游輪、貨船等向制造自主智能船舶轉型。能在智能化改造上迅速邁出這一步的城市和船廠,我相信未來會不一樣。”潘云鶴說。
           
            這次加入顧問團,潘云鶴對威海海洋經濟發展情況也有更加深入的了解。他為威海整個城市發展指出了明晰的方向:把智能經濟、精致城市、智慧海洋三個領域結合在一起,形成精彩的智能海洋城市格局。他相信通過有關部門的調研規劃、統籌推進,威海可以成為一個著名的海洋城市,在更廣闊的舞臺脫穎而出。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院士唐啟升——

           
            用綠色發展為水產養殖“正名”
           
            院士名片:從事海洋生物資源開發與可持續利用以及發展戰略研究,為中國漁業科學與海洋科學多學科交叉和生態系統水平海洋管理基礎研究進入世界先進行列作出突出貢獻。
           
            “我對威海的情感比現場參會的各位更特殊一點。”唐啟升用這句話,作為他整場發言的開場白。
           
            談起與威海的“情緣”,唐啟升說,“今年是我獨立從事科研工作的第50年,而我的第一個科研實施點就是在威海。”
           
            從1970年開始,直到1980年,這11年里,在唐啟升的科研“版圖”上,每年的3月1日之前,必定是留給威海的。“就是為了一條青魚,這11年里,也促成了我對黃海青魚動態的研究成果。”
           
            了解唐啟升的人都知道,近年來,他有一項工作在持續開展——為水產養殖“正名”。說起水產養殖,不少人會想到“污染”二字。唐啟升卻拿出了一堆科學數據,十分篤定地說,投放餌料才會造成養殖污染,但在全國海水養殖中,占總產量83%的貝藻類養殖根本不需要投餌,只有占產量15%的蝦類、魚類養殖需要投餌。實際上,在全部海洋污染物來源中,水產養殖占比不超過3.5%。
           
            唐啟升還拿出了威海的實例作為佐證。榮成桑溝灣占地100多平方公里的養殖區已經從事水產養殖業30多年,現在的水質經檢測屬于一類水質。他說:“桑溝灣先后有33個國家300多人次來考察過多營養層次綜合養殖,這其中有19個是發達國家,試想我們在產業化方面不先進,他們會來看嗎?”
           
            唐啟升說,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為水產養殖“正名”,因為貝藻養殖具有顯著的碳匯效應,海水、淡水養殖每年總共能減排二氧化碳達300多萬噸,還大量使用水體中的氮、磷等營養物質。中國特色的水產養殖不僅有重要的食物供給功能,還具有顯著的生態服務及文化服務功能。
           
            今年,在工程院原院長徐匡迪支持下,唐啟升和院士專家們又提出《關于促進水產養殖業綠色發展的建議》,提出讓養殖區保持合理的養殖密度、鼓勵發展符合不同水域生態系統特點的養殖生產新模式、鼓勵深水網箱發展等綠色低碳的“碳匯漁業”發展新理念。
           
            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院士李家彪——

           
            把“藍色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底地質科學與海底探測工程技術研究,在我國大陸架劃界工程和國際海底硫化物圈礦工程中作出重要貢獻。
           
            “這是我第一次到威海,印象最深的就是碧海藍天。生態是城市發展的基礎,威海清潔美麗的生態環境尤為可貴。”和其他參會嘉賓不同,李家彪提前半日到威海,并到劉公島等地考察。
           
            在李家彪眼中,威海水域、生態環境優勢明顯。“這是一座城市的閃亮名片。要一如既往把做好生態強市當作發展核心,通過政府強有力的規劃和保護,將一些有特色、自然性的優勢保留下來,借舉辦高端會展宣傳推介城市正面形象,充分開發‘生態紅利’。”
           
            李家彪認為,在通過會展推介城市方面,威海已經做得很不錯。下一步,可以有意識地引進一些國際重要會議。他說,2020年,第七屆國際大陸架區域研討會將在我國召開,該會議此前曾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召開。威海風光秀美,可以在明年5月份嘗試爭取。通過引進會議,能讓更多國內外相關人士推介威海,正面宣傳城市形象。
           
            此外,李家彪還就如何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發展中高端產業鏈提出建議。他表示,許多城市都在致力于把資源型優勢轉化為高科技優勢。開發利用資源方面,既要加強對科技型企業的招商引資,也要培育本地企業科技創新能力,共同開發威海自然資源,發展特色的高端產業。
           
            李家彪指出,特色高端產業不斷集聚后,將形成產業集群。這種合作集團化的現象會避免企業過度競爭、開發低端產品,反而會共同發力中高端產品的研發。他提到,威海現有涉海企業數量足夠形成細分領域集群,比如可以開發海洋科考或高端游艇等相對空白領域,從而完善加強現有海洋產業鏈,助力威海海洋產業再上新臺階。
           
            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702研究所院士吳有生——

           
            船舶產業要從注重造外殼轉向造“內臟”
           
            院士名片:致力于船舶與海洋工程流固耦合動力學領域的研究,在船舶與海洋結構的研制及安全性評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后,吳有生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標簽——顧問團成員。
           
            “成為顧問團成員,其實也不是我的個人行為,背后是有一個群體在支持。”問及威海海洋經濟發展這一大命題時,吳有生說,院士都是有團隊性的,是一大批人在從事這個行業的工作,每個人都發揮了他自己應有的能力,才能形成一個不斷增長的科研成果和實訓。
           
            吳有生表示,對威海來說,目前海洋經濟發展到了什么階段、哪些方面值得關注、需要加以支持等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根據實際需求,隨著加深聯系,進一步了解情況,才可以“量身訂制”出方案。不過,無論需求是什么,都需要在發揮自身優勢的前提下,將國家迫切需要、有發展前景的領域,作為重點突破方向。“先機面前,誰先搶抓,誰就掌握了主動權,就可以為國家的發展作出貢獻。這個‘誰’,可以是像威海一樣的城市。”
           
            吳有生認為,眼下應該對船舶產業進行結構調整,從注重造外殼轉向注重造“內臟”“神經系統”,關注“大腦轉變”。要提高效率,增加智能化程度、數字化程度,發展船舶裝備技術鏈、生產鏈上缺失的那些高端環節。
           
            “智能船有一系列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各種參量的感知、傳感系統,這樣才可能進行智能控制。感知、控制和操控決策是智能船的三大環節,在我國現有的產業鏈中,恰恰缺少的就是感知期間、控制期間。這個領域在國內是短板,不僅受別人制約,而且附加值很高。所以,要將眼光放遠一點,研發下一代產品。”吳有生說。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院士周守為——

           
            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洋油氣開發技術裝備研究工作,其主導參與的一系列科研項目,使海上油田工程建設工期縮短四分之一左右。
           
            受聘為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員,周守為給威海帶來了一份特殊的“伴手禮”。
           
            “我在大會前一天來到威海,提前作了考察,想提一些探索性建議——與青島海洋工程產業合作,打破發展造船等常規海洋工程的發展思路,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周守為說。
           
            據介紹,目前在國內乃至世界,大部分中低端的造船工業產能過剩已是通病,而高端海洋工程發展前景依然良好。“據我了解,威海要在海溝處打造一個國家淺海綜合試驗場,和綜合試驗場相關的配套,就是海洋裝備的檢測檢驗。有檢測,就可以延伸到各類裝備的標準制定,這些就可以稱之為特色海洋產業。”周守為說。
           
            周守為指出,發展高端海洋產業,如果威海要重新建立一大套海洋工程體系,需要高額人力、時間成本。但卻可以借力體系較為成熟的青島市海洋工程。
           
            “當初選擇青島,是考慮到該市有整個山東為其提供配套工業,現在威海同樣如此。”周守為說,威海背靠山東,比青島更向外海,同時,有比較好的工業基礎,有合作的前提。海洋工程經長期建設后,和造船廠一樣,基本沒有污染,能實現可持續發展,也契合威海“精致城市·幸福威海”的發展藍圖。
           
            此外,周守為提出,威海背靠渤海這塊國內最大的海上石油生產基地,該基地對海洋工程有很大需求。威海可嘗試吸引海運聚集,依托油田發展海洋經濟。
           
            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院士張偲——

           
            劍指東北亞“濱海明珠”
           
            院士名片:主要研究“熱帶海洋微生物多樣性的時空分布特征及其功能”關鍵生態工程科技問題等,是我國第一個海洋微生物973項目的首席科學家。
           
            “距離我上次來威海,已經有5年時間。這次又看到了威海在海洋產業領域取得新的進步,令人振奮。”張偲說,威海發展現代化海洋經濟,是有天然優勢的。
           
            張偲認為,威海在臨港裝備、海洋健康食品、海洋服務等領域產業規模較大,發展態勢良好。站在現有產業基礎上,可以制定一個更高的使命定位。目前,國內有上海、深圳兩個城市是國家發改委審批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威海可以將之作為發展目標。
           
            “目標高遠,也要腳踏實地。”張偲開出了四道“藥方”——舉辦國際海洋高端論壇,向更多區域展示威海名片;以人才基金引才留才,建立重量級人才基地,提高城市主要競爭力;舉辦一所國際化海洋大學,為人才培育積累后備力量;要有自己的國際化海洋創新鏈,發展自己的海洋科學,直到有能力突破“卡脖子”技術、顛覆性技術,對國內乃至國際才更有吸引力。
           
            此外,張偲認為,在發展濱海旅游業方面,威海也可以圍繞“國際化”做文章,如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的東北亞線路活動,成為東北亞“濱海明珠”。
           
            “威海正對日韓,區位優勢明顯,有利于發展國際化旅游。”張偲說,可以立足現狀,給游客一些特色優惠政策,如向國家申請短期東北亞自由行免簽,吸引更多游客將威海作為旅游目的地或中轉站,以國際化旅游帶動城市經濟發展。隨著國際化旅游產業逐漸繁榮,威海的游輪產業也將得到帶動。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書記趙憲勇——

           
            以創新貫通漁業三產全鏈條
           
            “有個說法,‘中國漁業看山東,山東漁業看威海’。”趙憲勇說,20多年前開始,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就在漁業調查、海水養殖相關產業、科研等方面和威海開啟了密切聯系,也受到很多科研啟發。
           
            “比如傳統捕撈業的轉型升級,深入開發海洋資源,都非常符合威海市的發展方向。”談及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趙憲勇表示,威海是國家“十三五”海洋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城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都有能力形成未來在陸地上進行加工的一二三產全貫通、全鏈條的新興產業。“一旦發展起來,將提升威海整個傳統捕撈業的發展水平,推動新興產業發展。”
           
            威海應該如何充分開發南極磷蝦漁業?趙憲勇也有自己的“金點子”。
           
            相關部門曾在全國范圍內征集相關企業對從事南極磷蝦漁業的意愿、意向申報,威海有3家企業獲批,占了全國獲批量一半。這不僅是一個產業問題,也是南極地區豐富資源的利用問題。
           
            此外,趙憲勇還建議威海可以嘗試形成一個創新團隊,采用創新的運作方式、共同運作,實現更低的運營成本和相關部門間更有效的溝通銜接。
           
            華東理工大學教授張元興——

           
            “科技創新”驅動產業發展
           
            張元興也是威海的“老朋友”。近三個月,他不僅先后來威海三次,還曾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評審中,以專家組組長的身份為威海投出了寶貴的一票。
           
            “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中期考核評估中,威海最終評分位居第一,是七個城市里唯一的‘優秀’。”但話鋒一轉,張元興認為威海海洋經濟也有需要補齊的短板。就產業發展而言,要加強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不僅要拉長現有產業鏈,也要嘗試與更多產業鏈產生聯系,試著與大健康產業、工業等領域發生“化學反應”,把“藍色產業鏈條”延伸到更現代化、更先進的層面。
           
            在張元興看來,海洋經濟要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尤為重要。他建議,政府部門可以推動企業成立研發中心,培養自主研發力量。還應向江蘇南通這類第一批海洋創新城市學習,多引進高精尖技術、開發海洋工程裝備等精品項目。
           
            張元興對未來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信心十足,他還希望在威海做一個有關“海水養殖魚類防疫”的品牌,采用國際先進技術,將把自己的知識投入到威海海洋經濟產業建設中,致力威海在全國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建設中始終保持領先位置。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辛福言——

           
            “深遠海養殖”或成發展趨勢
           
            “威海是我的家鄉,此次受聘為顧問,我愿作為威海和黃研所的‘橋梁’,聯系推動相關科學家和企業合作。”發言中,辛福言用一口鄉音表示,能夠為家鄉的海洋經濟發展出謀劃策,他將不遺余力。
           
            “威海三面環海,是名副其實的海洋資源大市。而我們近年來和威海的合作,則可以助力威海‘由大到強’。”辛福言說。
           
            近年來,威海和黃研所聯系密切,從生態養殖、精細加工,到水產品質量安全等一系列工作,都開展得有聲有色。在桑溝灣開展的遠海養殖項目,是雙方最近合作的“重頭戲”。
           
            目前,威海市共有7處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桑溝灣就是其中一處。桑溝灣海洋牧場主要以近海養殖為主,該區域同時具備較深水域,適合發展深遠海養殖。
           
            “我們和桑溝灣的合作,正式推動了由‘近海養殖’向‘深遠海養殖’的轉型。”辛福言說,該所在桑溝灣主要開展的是在遠海的“多營養層次的健康養殖”,如下層養海參、鮑魚,上層養海藻,相較近海養殖,幼魚成熟速度快。這種立體養殖結構在桑溝灣實驗成熟后,威海可以逐漸往外延伸,推廣深遠海養殖。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方建光——

           
            打好養殖、生態、科研三張“優勢牌”
           
            “我們研究所和榮成市長期合作,和威海的感情非常深厚。”帶著這份“情誼”,方建光說,如果有需要,他的團隊可以為威海生態養殖提供技術支撐。
           
            針對當下海洋環境治理及海水養殖方面存在的問題,方建光指出,由于成本太高、從事海水養殖產業的人越來越少,行業內部正在提倡實行標準化生態養殖,即在基于容量的基礎上,探討最適合的養殖產品、數量和模式,為產業下一步的機械化、自動化做準備。
           
            威海岸線多樣性也體現出這里擁有豐富的物種和良好的生態。在方建光的眼中,這些都是威海發展的寶貴資源和動力,特別是威海沿海星羅棋布的海草房。“我們研發了海草栽植技術,海草的成活率達百分之百。目前,種植的海草面積已有三千多畝,我們非常愿意與威海在此方面開展進一步的合作,進一步恢復良好的生態環境。”
           
            威海發展海洋經濟,不僅要借力,還要“借腦”,具體應該如何操作呢?方建光拋出了“錦囊妙計”。他認為,威海的優勢在海洋,可以繼續加大高水平院校的建設、引進和合作力度,爭取在威海建立國際海洋科學研究中心,利用科技創新驅動,助力威海更加充分地開發海洋、利用海洋。(Hi威海客戶端記者 楊彩明 初佳倫 實習記者 徐子惠/文 孫大偉 劉志鵬/圖)

          集中“會診”,準確“把脈”。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上,院士們開出了一道道“藍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良方”,隨著思想“火花”在“頭腦風暴”中迸發,澎湃的思潮讓各種發展機遇成為了涌動的活力。

           
            中國工程院原常務副院長、院士潘云鶴——

           
            “智能化”創出海洋經濟新未來
           
            院士名片:從事人工智能、計算機圖形學、CAD和工業設計研究,創新性提出數據海、人工智能2.0等概念,是中國智能CAD和計算機美術領域開拓者之一。
           
            “時隔11年再度來威海,印象有‘一變、一不變’——變的,是日新月異的城市;不變的,是清澈依舊的大海。”潘云鶴說,從海水的清澈程度,就能看得出威海在產業結構調整方面做出的長期努力。
           
            現有海洋公共服務、企業研發平臺40余個,涉海產學研合作項目突破2000個,威海在海洋科研領域結出累累碩果。如何進一步調整海洋產業結構,向更高層次發展?立足自身領域,潘云鶴給出的答案是: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
           
            潘云鶴說,發展智能化海洋經濟,可以從三方面著手——實施涉海行業智能化改造,如加快推廣海洋傳感器、實施造船行業智能化轉型升級等;實施智能化區域經濟管理,通過大數據推演產業鏈發展目標,針對性彌補短板,推動海洋產業鏈有序發展;注重加強科研投入,以此帶動產業科技水平提高,助力整個地區智能化水平發展,形成海洋經濟發展新活力。
           
            “以行業智能化改造為例,十年到二十年內,整個造船業可能在智能制造方面有一個巨大的變革,由制造一般游輪、貨船等向制造自主智能船舶轉型。能在智能化改造上迅速邁出這一步的城市和船廠,我相信未來會不一樣。”潘云鶴說。
           
            這次加入顧問團,潘云鶴對威海海洋經濟發展情況也有更加深入的了解。他為威海整個城市發展指出了明晰的方向:把智能經濟、精致城市、智慧海洋三個領域結合在一起,形成精彩的智能海洋城市格局。他相信通過有關部門的調研規劃、統籌推進,威海可以成為一個著名的海洋城市,在更廣闊的舞臺脫穎而出。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院士唐啟升——

           
            用綠色發展為水產養殖“正名”
           
            院士名片:從事海洋生物資源開發與可持續利用以及發展戰略研究,為中國漁業科學與海洋科學多學科交叉和生態系統水平海洋管理基礎研究進入世界先進行列作出突出貢獻。
           
            “我對威海的情感比現場參會的各位更特殊一點。”唐啟升用這句話,作為他整場發言的開場白。
           
            談起與威海的“情緣”,唐啟升說,“今年是我獨立從事科研工作的第50年,而我的第一個科研實施點就是在威海。”
           
            從1970年開始,直到1980年,這11年里,在唐啟升的科研“版圖”上,每年的3月1日之前,必定是留給威海的。“就是為了一條青魚,這11年里,也促成了我對黃海青魚動態的研究成果。”
           
            了解唐啟升的人都知道,近年來,他有一項工作在持續開展——為水產養殖“正名”。說起水產養殖,不少人會想到“污染”二字。唐啟升卻拿出了一堆科學數據,十分篤定地說,投放餌料才會造成養殖污染,但在全國海水養殖中,占總產量83%的貝藻類養殖根本不需要投餌,只有占產量15%的蝦類、魚類養殖需要投餌。實際上,在全部海洋污染物來源中,水產養殖占比不超過3.5%。
           
            唐啟升還拿出了威海的實例作為佐證。榮成桑溝灣占地100多平方公里的養殖區已經從事水產養殖業30多年,現在的水質經檢測屬于一類水質。他說:“桑溝灣先后有33個國家300多人次來考察過多營養層次綜合養殖,這其中有19個是發達國家,試想我們在產業化方面不先進,他們會來看嗎?”
           
            唐啟升說,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為水產養殖“正名”,因為貝藻養殖具有顯著的碳匯效應,海水、淡水養殖每年總共能減排二氧化碳達300多萬噸,還大量使用水體中的氮、磷等營養物質。中國特色的水產養殖不僅有重要的食物供給功能,還具有顯著的生態服務及文化服務功能。
           
            今年,在工程院原院長徐匡迪支持下,唐啟升和院士專家們又提出《關于促進水產養殖業綠色發展的建議》,提出讓養殖區保持合理的養殖密度、鼓勵發展符合不同水域生態系統特點的養殖生產新模式、鼓勵深水網箱發展等綠色低碳的“碳匯漁業”發展新理念。
           
            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院士李家彪——

           
            把“藍色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底地質科學與海底探測工程技術研究,在我國大陸架劃界工程和國際海底硫化物圈礦工程中作出重要貢獻。
           
            “這是我第一次到威海,印象最深的就是碧海藍天。生態是城市發展的基礎,威海清潔美麗的生態環境尤為可貴。”和其他參會嘉賓不同,李家彪提前半日到威海,并到劉公島等地考察。
           
            在李家彪眼中,威海水域、生態環境優勢明顯。“這是一座城市的閃亮名片。要一如既往把做好生態強市當作發展核心,通過政府強有力的規劃和保護,將一些有特色、自然性的優勢保留下來,借舉辦高端會展宣傳推介城市正面形象,充分開發‘生態紅利’。”
           
            李家彪認為,在通過會展推介城市方面,威海已經做得很不錯。下一步,可以有意識地引進一些國際重要會議。他說,2020年,第七屆國際大陸架區域研討會將在我國召開,該會議此前曾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召開。威海風光秀美,可以在明年5月份嘗試爭取。通過引進會議,能讓更多國內外相關人士推介威海,正面宣傳城市形象。
           
            此外,李家彪還就如何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科技優勢、發展中高端產業鏈提出建議。他表示,許多城市都在致力于把資源型優勢轉化為高科技優勢。開發利用資源方面,既要加強對科技型企業的招商引資,也要培育本地企業科技創新能力,共同開發威海自然資源,發展特色的高端產業。
           
            李家彪指出,特色高端產業不斷集聚后,將形成產業集群。這種合作集團化的現象會避免企業過度競爭、開發低端產品,反而會共同發力中高端產品的研發。他提到,威海現有涉海企業數量足夠形成細分領域集群,比如可以開發海洋科考或高端游艇等相對空白領域,從而完善加強現有海洋產業鏈,助力威海海洋產業再上新臺階。
           
            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702研究所院士吳有生——

           
            船舶產業要從注重造外殼轉向造“內臟”
           
            院士名片:致力于船舶與海洋工程流固耦合動力學領域的研究,在船舶與海洋結構的研制及安全性評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海洋產業發展座談會暨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立會議后,吳有生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標簽——顧問團成員。
           
            “成為顧問團成員,其實也不是我的個人行為,背后是有一個群體在支持。”問及威海海洋經濟發展這一大命題時,吳有生說,院士都是有團隊性的,是一大批人在從事這個行業的工作,每個人都發揮了他自己應有的能力,才能形成一個不斷增長的科研成果和實訓。
           
            吳有生表示,對威海來說,目前海洋經濟發展到了什么階段、哪些方面值得關注、需要加以支持等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根據實際需求,隨著加深聯系,進一步了解情況,才可以“量身訂制”出方案。不過,無論需求是什么,都需要在發揮自身優勢的前提下,將國家迫切需要、有發展前景的領域,作為重點突破方向。“先機面前,誰先搶抓,誰就掌握了主動權,就可以為國家的發展作出貢獻。這個‘誰’,可以是像威海一樣的城市。”
           
            吳有生認為,眼下應該對船舶產業進行結構調整,從注重造外殼轉向注重造“內臟”“神經系統”,關注“大腦轉變”。要提高效率,增加智能化程度、數字化程度,發展船舶裝備技術鏈、生產鏈上缺失的那些高端環節。
           
            “智能船有一系列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各種參量的感知、傳感系統,這樣才可能進行智能控制。感知、控制和操控決策是智能船的三大環節,在我國現有的產業鏈中,恰恰缺少的就是感知期間、控制期間。這個領域在國內是短板,不僅受別人制約,而且附加值很高。所以,要將眼光放遠一點,研發下一代產品。”吳有生說。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院士周守為——

           
            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
           
            院士名片:長期從事海洋油氣開發技術裝備研究工作,其主導參與的一系列科研項目,使海上油田工程建設工期縮短四分之一左右。
           
            受聘為威海市海洋院士(專家)顧問團成員,周守為給威海帶來了一份特殊的“伴手禮”。
           
            “我在大會前一天來到威海,提前作了考察,想提一些探索性建議——與青島海洋工程產業合作,打破發展造船等常規海洋工程的發展思路,瞄準特色海洋工程產業集中發力。”周守為說。
           
            據介紹,目前在國內乃至世界,大部分中低端的造船工業產能過剩已是通病,而高端海洋工程發展前景依然良好。“據我了解,威海要在海溝處打造一個國家淺海綜合試驗場,和綜合試驗場相關的配套,就是海洋裝備的檢測檢驗。有檢測,就可以延伸到各類裝備的標準制定,這些就可以稱之為特色海洋產業。”周守為說。
           
            周守為指出,發展高端海洋產業,如果威海要重新建立一大套海洋工程體系,需要高額人力、時間成本。但卻可以借力體系較為成熟的青島市海洋工程。
           
            “當初選擇青島,是考慮到該市有整個山東為其提供配套工業,現在威海同樣如此。”周守為說,威海背靠山東,比青島更向外海,同時,有比較好的工業基礎,有合作的前提。海洋工程經長期建設后,和造船廠一樣,基本沒有污染,能實現可持續發展,也契合威海“精致城市·幸福威海”的發展藍圖。
           
            此外,周守為提出,威海背靠渤海這塊國內最大的海上石油生產基地,該基地對海洋工程有很大需求。威海可嘗試吸引海運聚集,依托油田發展海洋經濟。
           
            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院士張偲——

           
            劍指東北亞“濱海明珠”
           
            院士名片:主要研究“熱帶海洋微生物多樣性的時空分布特征及其功能”關鍵生態工程科技問題等,是我國第一個海洋微生物973項目的首席科學家。
           
            “距離我上次來威海,已經有5年時間。這次又看到了威海在海洋產業領域取得新的進步,令人振奮。”張偲說,威海發展現代化海洋經濟,是有天然優勢的。
           
            張偲認為,威海在臨港裝備、海洋健康食品、海洋服務等領域產業規模較大,發展態勢良好。站在現有產業基礎上,可以制定一個更高的使命定位。目前,國內有上海、深圳兩個城市是國家發改委審批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威海可以將之作為發展目標。
           
            “目標高遠,也要腳踏實地。”張偲開出了四道“藥方”——舉辦國際海洋高端論壇,向更多區域展示威海名片;以人才基金引才留才,建立重量級人才基地,提高城市主要競爭力;舉辦一所國際化海洋大學,為人才培育積累后備力量;要有自己的國際化海洋創新鏈,發展自己的海洋科學,直到有能力突破“卡脖子”技術、顛覆性技術,對國內乃至國際才更有吸引力。
           
            此外,張偲認為,在發展濱海旅游業方面,威海也可以圍繞“國際化”做文章,如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的東北亞線路活動,成為東北亞“濱海明珠”。
           
            “威海正對日韓,區位優勢明顯,有利于發展國際化旅游。”張偲說,可以立足現狀,給游客一些特色優惠政策,如向國家申請短期東北亞自由行免簽,吸引更多游客將威海作為旅游目的地或中轉站,以國際化旅游帶動城市經濟發展。隨著國際化旅游產業逐漸繁榮,威海的游輪產業也將得到帶動。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書記趙憲勇——

           
            以創新貫通漁業三產全鏈條
           
            “有個說法,‘中國漁業看山東,山東漁業看威海’。”趙憲勇說,20多年前開始,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就在漁業調查、海水養殖相關產業、科研等方面和威海開啟了密切聯系,也受到很多科研啟發。
           
            “比如傳統捕撈業的轉型升級,深入開發海洋資源,都非常符合威海市的發展方向。”談及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趙憲勇表示,威海是國家“十三五”海洋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城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都有能力形成未來在陸地上進行加工的一二三產全貫通、全鏈條的新興產業。“一旦發展起來,將提升威海整個傳統捕撈業的發展水平,推動新興產業發展。”
           
            威海應該如何充分開發南極磷蝦漁業?趙憲勇也有自己的“金點子”。
           
            相關部門曾在全國范圍內征集相關企業對從事南極磷蝦漁業的意愿、意向申報,威海有3家企業獲批,占了全國獲批量一半。這不僅是一個產業問題,也是南極地區豐富資源的利用問題。
           
            此外,趙憲勇還建議威海可以嘗試形成一個創新團隊,采用創新的運作方式、共同運作,實現更低的運營成本和相關部門間更有效的溝通銜接。
           
            華東理工大學教授張元興——

           
            “科技創新”驅動產業發展
           
            張元興也是威海的“老朋友”。近三個月,他不僅先后來威海三次,還曾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評審中,以專家組組長的身份為威海投出了寶貴的一票。
           
            “在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中期考核評估中,威海最終評分位居第一,是七個城市里唯一的‘優秀’。”但話鋒一轉,張元興認為威海海洋經濟也有需要補齊的短板。就產業發展而言,要加強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不僅要拉長現有產業鏈,也要嘗試與更多產業鏈產生聯系,試著與大健康產業、工業等領域發生“化學反應”,把“藍色產業鏈條”延伸到更現代化、更先進的層面。
           
            在張元興看來,海洋經濟要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尤為重要。他建議,政府部門可以推動企業成立研發中心,培養自主研發力量。還應向江蘇南通這類第一批海洋創新城市學習,多引進高精尖技術、開發海洋工程裝備等精品項目。
           
            張元興對未來威海海洋經濟的發展信心十足,他還希望在威海做一個有關“海水養殖魚類防疫”的品牌,采用國際先進技術,將把自己的知識投入到威海海洋經濟產業建設中,致力威海在全國海洋經濟創新示范城市建設中始終保持領先位置。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辛福言——

           
            “深遠海養殖”或成發展趨勢
           
            “威海是我的家鄉,此次受聘為顧問,我愿作為威海和黃研所的‘橋梁’,聯系推動相關科學家和企業合作。”發言中,辛福言用一口鄉音表示,能夠為家鄉的海洋經濟發展出謀劃策,他將不遺余力。
           
            “威海三面環海,是名副其實的海洋資源大市。而我們近年來和威海的合作,則可以助力威海‘由大到強’。”辛福言說。
           
            近年來,威海和黃研所聯系密切,從生態養殖、精細加工,到水產品質量安全等一系列工作,都開展得有聲有色。在桑溝灣開展的遠海養殖項目,是雙方最近合作的“重頭戲”。
           
            目前,威海市共有7處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桑溝灣就是其中一處。桑溝灣海洋牧場主要以近海養殖為主,該區域同時具備較深水域,適合發展深遠海養殖。
           
            “我們和桑溝灣的合作,正式推動了由‘近海養殖’向‘深遠海養殖’的轉型。”辛福言說,該所在桑溝灣主要開展的是在遠海的“多營養層次的健康養殖”,如下層養海參、鮑魚,上層養海藻,相較近海養殖,幼魚成熟速度快。這種立體養殖結構在桑溝灣實驗成熟后,威海可以逐漸往外延伸,推廣深遠海養殖。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方建光——

           
            打好養殖、生態、科研三張“優勢牌”
           
            “我們研究所和榮成市長期合作,和威海的感情非常深厚。”帶著這份“情誼”,方建光說,如果有需要,他的團隊可以為威海生態養殖提供技術支撐。
           
            針對當下海洋環境治理及海水養殖方面存在的問題,方建光指出,由于成本太高、從事海水養殖產業的人越來越少,行業內部正在提倡實行標準化生態養殖,即在基于容量的基礎上,探討最適合的養殖產品、數量和模式,為產業下一步的機械化、自動化做準備。
           
            威海岸線多樣性也體現出這里擁有豐富的物種和良好的生態。在方建光的眼中,這些都是威海發展的寶貴資源和動力,特別是威海沿海星羅棋布的海草房。“我們研發了海草栽植技術,海草的成活率達百分之百。目前,種植的海草面積已有三千多畝,我們非常愿意與威海在此方面開展進一步的合作,進一步恢復良好的生態環境。”
           
            威海發展海洋經濟,不僅要借力,還要“借腦”,具體應該如何操作呢?方建光拋出了“錦囊妙計”。他認為,威海的優勢在海洋,可以繼續加大高水平院校的建設、引進和合作力度,爭取在威海建立國際海洋科學研究中心,利用科技創新驅動,助力威海更加充分地開發海洋、利用海洋。(Hi威海客戶端記者 楊彩明 初佳倫 實習記者 徐子惠/文 孫大偉 劉志鵬/圖)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伊人在线视频